夜鴉

這裡是夜鴉,主推CodeGeass魯魯修和手遊 ES & 落櫻
其實也深廚Fate系列、可惜渣繪師還未敢動筆(怕被王財)

萬聖節賀圖~
偷偷的畫了涉涉的鴿子和玫瑰(///▽///)

涉零萌萌噠(///▽///)超愛他們

[Fate/Zero]擁抱(切嗣x太太)

*和朋友互相出題練習文筆

題目:擁抱

短文,Fate/Z 背景,私設一堆,BG向切嗣x太太,不肯定有沒有OOC,慎入

歡迎提出意見

==================================

衛宮切嗣叼著煙走在祭典燈火的影子下,頹唐的看著在人群中的女子。


及腰的銀白長髮並沒有盤起,只是隨意的披在身後,粉色的浴衣為早己成為了一個女兒的母親的愛麗絲菲爾添了幾分少女的情懷。看著站在愛麗身後一步的Saber再次瞪走有意上前搭訕的少年,衛宮切嗣深深吸了口煙。

明明是為了勘察環境才提早出發到冬木市的,沒想到在自己拿行李的短短幾分鐘內,愛麗在機場聽聞柳洞寺有祭典後產生了興致,雙眼發亮的看著他,還把Saber和舞彌都拉到一方陣營,在三位女士的目光注視下,衛宮切嗣無奈的點頭答應。

"真是的,還未開始正事,倒是先行玩樂。"

衛宮切嗣一邊想著有的沒的,另一邊分神看著在攤位之間跑來跑去、如同出籠小鳥般的愛麗。不,的確是離開了鳥籠裡的小鳥沒錯,那個長年屹立在冰雪風暴中的城堡是人偶最好的囚籠。一想到愛麗被製造出來的原因,衛宮切嗣眼神暗淡下來。

這次的聖杯戰爭就讓Saber跟在愛麗身邊吧,衛宮切嗣放下嘴裡的煙,呼出一口氣。不遠處的愛麗和Saber停留在釣水球的攤位前,衛宮切嗣邁步走到拐角處的小角落,環視四周,腦海裡自動排列出圓藏山附近的幾個上佳的伏擊地點。雖然不知道聖杯最後會在哪個靈脈降臨,但收集訊息的機會衛宮切嗣卻並不嫌少。

「切嗣~切嗣~」愛麗絲菲爾興衝衝的越過人群來到他面前,拖著他的手就往人群裡去。「舞彌說煙火大會快要開始了,我們一起去找個好位置來看吧!」
祭典的燈飾映照著愛麗絲菲爾歡快的笑顏,切嗣心裡剩餘的不情願都消隱無蹤。

"算了,這樣的時日也不多,就讓她盡情去玩吧。"

祭典上的人著實有點多,只是一個來回,和愛麗絲菲爾擠回人群的另一邊的切嗣並沒有看到本應站在原地的舞彌和Saber,只餘下Severt和Master的魔力聯繫彰顯著存在。

「哎呀⋯⋯這下該怎麼辦呢⋯⋯」看著妻子苦惱的樣子,衛宮切嗣把手裡的煙丟到地上踩滅,反手拉著妻子的手順著人潮往山上的柳洞寺走去。

「你也說了是去看煙火,我們上到上面再找找看吧。」

柳洞寺比山下寬闊得多,衛宮切嗣帶著愛麗絲菲爾走到山門附近的陰影處等著舞彌和Saber前來。把他們四人分散的人潮站滿了寺院的院落,柳洞寺裡沒什麼高大的樹林遮擋視線,不少本地人都熟門熟路的找到好地方和身邊人分享。
沒讓人群等多久,煙花大會就開始了。

一支支煙火直衝天際,綻放出絢燦的形狀。衛宮切嗣卻沒專注在煙火上,在他身旁的愛麗絲菲爾原先一頭銀白的長髮在焰火下變得一片橘紅,平日宛若冬雪的般純粹的臉龐沾染了世俗的艷色,剔透的石榴色眼瞬在這刻彷彿有火焰舞動其中,整個人好像快要燃燒起來似的。

「愛麗⋯⋯」砰嘭的煙火聲蓋過了他的聲音,看著這樣的愛麗絲菲爾,衛宮切嗣突然害怕了。

伸手將人拉到自己的懷裡抱緊,把頭埋在妻子的肩膀,愛麗側過頭奇怪的看著他,隱約中好像聽到她在說話。

「我有點怕⋯⋯」他的聲線夾雜在焰火中,細不可聞。

煙火一支接一支的飛上半空,彷若不知疲累,不曾歇息。

「⋯⋯失去你,我要怎麼辦?」

FIN

之前畫的二皇兄練習,最後才發現眼睛畫歪了的悲傷_(:3」∠)

這是我暫時唯一一個不用看原畫都能畫出來的角色
好吧,其他的我也要加油!!

草草的上色_(:3」∠)
簡筆畫一下零尼♡

這個月忙瘋了
只畫了隻阿多熊(つд⊂)

萌萌萌♡
動物裝好萌(///▽///)
#又是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