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鴉

這裡是夜鴉,主推CodeGeass魯魯修和手遊 落櫻散華抄
其實也深廚Fate系列、可惜渣繪師還未敢動筆(怕被王財)

這個月忙瘋了
只畫了隻阿多熊(つд⊂)

萌萌萌♡
動物裝好萌(///▽///)
#又是私心

兩個我最愛的人(維勇,馬卡欽視角) 上

這篇特別可愛ww

千葉玥:

這篇的靈感來自於這篇關於馬卡欽的分析:


http://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48619140474015


實在太萌了,所以就寫了。


 


 


 


 


 


 


 


 


我的名字是馬卡欽,我是一隻貴賓犬。


我和我的小主人相遇是在他15歲的時候,他的名字是維克托•尼基福羅夫。


那個時候的他留著一頭亮晶晶的長髮,就好像夜晚的星星一樣,他的笑容就像是初冬的柔雪閃耀而溫柔,我小的時候最喜歡躺在他的身邊,捲著他柔軟的長髮和他一起玩遊戲,只要我搖著尾巴告訴他我有多麼喜歡他,他就會溫柔地撫摸我的頭,抱住我讓我舔舔他的臉。


 


我的主人非常漂亮,雖然也有性格不好的地方,但大致上來說很容易親近,所以很多人都喜歡他,有時候還會有陌生的客人來我們家拿著某個奇怪的東西對著小主人和我不停打閃光。


 


「這樣好看嗎?馬卡欽。」


那一天他把長髮給剪掉了,好像有點擔心我會認不得他似的,小主人問我,我感覺小主人以前那種天真爛漫的稚氣消失了,也是那個時候開始,他那老是笑得很開心的臉偶爾會變得安靜起來。


到了最近,他有時候會開著音樂轉動身體,跳了一會兒後突然陷入很長的沉思,最後把頭埋入手掌中,我感覺出他的情緒中參雜著某些不安。


 


我們所在的家很冷,常常下雪,小主人也常常不在家,就算我想要跟著,他也總是有些抱歉地對我說著『比賽一結束我馬上就回來』,並且要我乖乖地看家,那個時候就會把我託給別人照顧。我已經習慣了等待他回家的日子,雖然感覺寂寞得快要死掉,但當他回來的時候看見我高興的去迎接他,小主人就會露出非常開心的表情,我喜歡他的那個表情。


 


但這一天,小主人和平常不太一樣。


 


小主人怎麼了呢?


小主人參加那個什麼比賽太累了嗎?


 


「馬卡欽,看到你這樣歡迎我就覺得放鬆了呢,哈哈。」小主人抱著我,臉頰摩娑我的頭,我擔心的舔舔他有些疲倦的眼睛,「怎麼了,擔心我嗎?我沒事的,只是想著或許差不多該引退了。現在不管我做什麼,編排什麼表演,大家肯定都不會吃驚了,滑冰開始有點……無趣了呢。」


 


小主人的聲音變得越來越小,我不太懂原因但我知道他不快樂,那天一如往常的,小主人和我一起睡覺,平常碰到床就呼呼大睡的他今天卻很久都睡不著,有時候我會想這麼大的房子只有我和小主人果然還是有些太大了,因為小主人偶爾會露出好像是寂寞的表情,但我只能安靜地陪著小主人直到他入睡,希望安撫他的不安與寂寞。


 


然後第二年小主人又一次地離開了家,好像又是去參加那個什麼比賽。


我很想念他,終於盼到他回家的那一天,那一天小主人一進家門就掛著滿滿的笑臉,好久好久沒有看到他這麼興奮又開心了,我也開心地在他旁邊打轉,抬起腳掛在他的腿邊,想知道發生了什麼好事情。


 


「馬卡欽,我遇到了!!一個可愛的日本男孩,就在賽後宴會上!He’s so wonderful!」


小主人興匆匆地把行李都給丟到一旁,然後在沙發上坐下來,拿出那個叫手機的東西不停地滑直到秀出一張照片,他抱住我並將那張照片放到我的鼻子下頭。


 


「馬卡欽你看,就是這個男孩,他好像叫做Yuri-Katsuki,和尤里的名字一樣呢!但是但是,」小主人的表情浮現一層淺淺的紅暈,他看上去異常地情緒高昂,眼神卻有些飄忽,「這非常熱情的舞蹈,我好久沒有玩得那麼開心了,啊啊,原來跳舞是這麼開心的事情,身體自然而然就跟著音樂動起來,他還和那個尤里鬥舞了喔,你能想像嗎?還和克里斯一起跳鋼管舞——太有趣了,我沒參加過這麼開心的賽後宴會,果然是因為有他在的關係吧——明明一開始那麼害羞的,沒想到會變得那麼性感又熱情……」


 


好像在回想什麼美好回憶的小主人一下子就陷入了沉默中,我叫他一聲提醒他我的存在,他的表情立刻染上一陣緋紅。


 


「抱歉、抱歉,馬卡欽,一下子把你給忘記了,啊,他撒嬌的方式和馬卡欽很像喔,真的好可愛啊……結果和他度過了一個美好的夜晚呢,而且那種時候也超可愛,也很舒服,雖然有點趁人之危……但把我的手機號碼和聯絡方式放在床頭了,不知道他之後會不會再連絡我呢?他要我做的教練,我能夠做到嗎?馬卡欽,怎麼辦、怎麼辦,我該不會是一見鍾情吧?人真的會一見鍾情嗎?」


 


小主人好像很擔心又快樂,我很少看見他這樣歇斯底里的態度,看來他真的很喜歡那個人,只要小主人高興的話,我也會為他高興的,更重要的是讓小主人恢復了精神,他躺在沙發上看著手機的動畫一次又一次,眼睛閃閃發光的好像回到了以前的愉快時光,他的表情變得神采奕奕。


 


不行了,要一直盯著那個叫手機的東西也可以,但我肚子餓了啊。


小主人,吃飯吃飯!!


吃飯!!!


 


「嗚哇,馬卡欽,對不起我完全忘記了!!」


 


 


 


在那天之後又過了好些日子,本來恢復了幹勁的小主人某一天突然又變得心情低落,我不知道什麼原因,小主人本來就經常情緒起伏,可他突然不再去看那個叫手機的東西中會動的小人,他帶著一點寂寞的表情摸摸我的頭,埋在我的頸肩,我聽到他輕聲的嘆息。


 


「這個賽季沒有他的名字啊……」


 


我知道,小主人一直沒有接到對方連絡他的電話,從那之後小主人好一段時間也沒有再提起那個叫做Yuri Katsuki的男孩,彷彿把他給忘記了。


 


後來小主人還是離開了家,又留下我一個人看門,某一天從代替小主人照顧我的人口中聽見她笑著說『你的主人又得到優勝了,好厲害啊,你也很開心吧,馬卡欽』,優勝,那是可以讓人開心的東西嗎?如果是的話,希望下次小主人回來的時候會帶著滿滿的笑容。


 


 


 


 


 


 


 


 


我知道該怎麼樣逗小主人開心。


我會靠近他的身邊對他搖尾巴,告訴他我有多麼想念他,然後我會在他的腳邊繞圈圈,用頭輕輕摩擦他的膝蓋直到他願意蹲下來摸摸我,小主人總是用溫柔的目光看著我,我也想告訴他我有多高興他今天在家,希望他可以多陪我玩。


 


「之後可以常常帶你去散步喔,馬卡欽,我會休息一陣子。」小主人說著,手搔著我的下巴,「唉,我家的馬卡欽多可愛,之前都沒有好好陪你,對不起啊,之後會常常陪你的,wow,好癢,你這麼高興啊。」我高興地舔他的臉,把小主人的臉舔得黏糊糊的,小主人要是常常休息就好了,就可以常常在家裡,可是,「……說不定會就這樣引退也不一定呢,哈哈。」


 


小主人又露出那個表情了,那個我討厭的表情。


小主人懶散的躺到沙發上,我則趴到他身邊躺在他溫暖的肚子上面以免他著涼,看小主人又拿著那個叫手機的東西滑著,突然那東西發出了『叮』的聲響,嚇了我一跳。


 


「克里斯…什麼影片啊?」


那之後小主人又盯著那東西看了好久好久。


就在我差不多覺得無聊到快睡著的時候,突然小主人翻身起來。


 


好痛!好痛啊!我的尾巴!!


 


「馬卡欽!抱歉,壓到你了!!」道歉著的小主人看上去卻一點也沒有抱歉的感覺,他的嘴角上揚,臉上激動得泛紅,「馬卡欽,我們要去日本了,這次你也跟著一起來吧!」


 


欸、可以嗎?可以嗎?我可以跟去?


這次不用在家裡看家了嗎?


 


「馬卡欽,我找到他了,勝生勇利,我要去日本當他的教練。」小主人慌慌張張地翻下沙發往房間去,不一會兒就拿出了他的行李箱,地板散落著各種各樣的衣服,弄得亂七八糟,「總之,行李就先隨便帶好了,之後再叫貨運公司送,還有馬卡欽的零食——」


 


突然,小主人的動作靜止不動。


 


「…『離れずにそばにいて』,他的動作還是那麼漂亮,看著就好像被愛的告白一樣,肯定是這樣的,勝生勇利,他在呼喚我。雖然目前還只是原石而已,要把這樣子的小豬仔打造成滑冰場上能夠魅惑他人的寶石,肯定就只有我做得到了吧。」


 


然後,小主人他露出了一個非常柔和但又讓我覺得有些可怕的笑容,那眼神充滿著迷的朦朧。


 


「……勇利…你的內心肯定也是同樣渴求著我,對吧?」


 


 


 


 


 


 


 


那一天之後,我突然和小主人來到了那個叫做日本的國家。


這個地方的冬天沒有俄羅斯那麼冷,當春天來到的時候天空會飄下粉紅色的花瓣,空氣裡帶著淡淡的香氣,在這裡有好吃的飯,還有很多很多長得和俄羅斯不太一樣的人,小主人說的俄羅斯語的話我還可以聽得懂一點點,日本語就完全聽不明白,但是這個地方的每一天都很熱鬧,那個家裡的爸爸和媽媽也很溫柔,會給我好吃的東西吃。


 


然後在這個國家,我遇到了小主人說的那個人。


 


『勝生勇利』


 


那個人的身上有一股讓人感覺安心的味道,他的身體很溫暖還軟呼呼的,剛見面的時候我忍不住想要撲上去的衝動把他給撞倒了,就算舔他也沒有露出討厭的表情,只是很驚訝地望著我。


後來,他就和小主人見面了,然後我和小主人順理成章地住了下來。


 


一開始來到這個新的家,果然還是有點害怕,但是小主人在身邊的話就沒有關係,我還是可以和他一起睡覺,一起去散步,一起玩耍,只要是在小主人身邊的話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小主人會保護我,而我也會保護他。


 


到日本以後,每天早上小主人都會騎著腳踏車出去,而我就跟在他的身邊,勇利則是氣喘吁吁的跑在我們後面,小主人每天叨念著『減肥』,還有『小豬仔』,然後勇利的臉色就會很難看。而小主人總是面帶笑臉,特別是說些惡毒的話欺負勇利的時候,小主人看上去就更加開心,還會常常去捏勇利的肚子,什麼時候小主人變得那麼性格惡劣呢?可是勇利只會露出一種微微困擾的表情,從來都不會生小主人的氣。


 


「馬卡欽,你躲在這裡啊。」


那個聲音叫著我,掀開了桌布找到了藏在桌底下面的我。


「還以為你跟著維克托,結果是在這裡啊。」是勇利,勇利他用溫和的目光看著我,不可怕,一點也不可怕,我心裡復念著想消除自己的不安,我真希望小主人這時候在我身邊,「我知道,主人不在身邊讓你覺得不安吧,沒關係的,維克托很快就會回來喔,不用擔心。」


 


啊,勇利,很溫柔。


 


「哈哈,好癢,很容易親人這點和小維一模一樣呢。」勇利的表情微微黯淡起來,我壓著他的膝蓋將身體湊到他的身邊,想要給他一點溫暖,「維克托會來到這裡當教練我到現在還不敢相信,就像一場夢一樣,馬卡欽,我…想要在『溫泉on ice』贏過尤里歐,希望維克托可以留下來待在我身邊,至少…在我的最後賽季。」


 


勇利喜歡小主人,我也喜歡喔。


所以不要說那麼寂寞的話。


 


我搖著尾巴,腳踩住他的肩膀,勇利倒下來輕輕抱著我,我覺得他的體溫很暖和、很舒服,不知道之後可不可以和勇利一起睡呢?小主人每天晚上都去拜託勇利想和他一起睡,勇利都不讓小主人進去,小主人每天都抱著我哭,如果是我請求的話,不知道勇利會不會讓我和小主人進去呢?


 


「我等一下要去跑步,馬卡欽要一起來散步嗎?雖然也許不能代替維克托,但不需要不安喔,大家都很喜歡馬卡欽的。」


 


要!!想去散步!


 


「哇,不要那麼興奮!哈哈,那麼就走吧。」


 


勇利換上步鞋後就帶著我離開了家,我追在他的身邊跑著,那個時候天氣已經變得很溫暖了,到處都飄著櫻花的香氣,空氣中捎來了溫和的風,吹拂著我的身體,我看著勇利的身影以及他認真的側臉,突然覺得跑在他的身邊就和跑在小主人的身邊一樣,非常舒服,非常安心。


 


勇利回頭看我還跟著,便對我笑。


 


啊,我也很喜歡勇利,因為他是個溫柔又認真的人。


雖然還是最喜歡小主人,但本來就常常被人家說我的個性很像小主人,所以我會喜歡勇利也很正常吧,而且勇利會給我吃好吃的東西、陪我玩、陪我散步、只要叫他的話就會回應我。


 


勇利!勇利!!


 


「欸,怎麼了,馬卡欽?」勇利停下來,然後看見了從另外一邊跑過來的小主人,「維克托?」


「勇利,為什麼和馬卡欽一起出去跑步沒有找我啊,我一個人好寂寞啊。」


「因為,維克托剛剛不在家啊。」


 


「我只是跑去泡溫泉而已,結果出來後你和馬卡欽都不見了。」小主人愁眉苦臉的蹲下來抱了一下我,然後輕輕按摩著我的耳朵,露出微笑,「連馬卡欽都這麼喜歡你啊,其實馬卡欽雖然很親人,但是不太會跟著我以外的人跑喔。」


 


「是這樣嗎?」


 


「是啊,但最近好像跟著勇利跑的情況變多了呢,肯定是開始越來越熟悉勇利的存在了吧。」


 


「大概是因為我也養過貴賓犬吧。」


 


「是說小維嗎?」


小主人問,勇利就露出了有點傷腦筋的表情,啊,不行啊,小主人不可以這樣讓勇利困擾。


 


「是憧憬著維克托然後開始養的喔,可是小維真的非常可愛,真想讓維克托和馬卡欽看看呢。」


 


「……是嗎。」


 


小主人輕輕的笑了,然後他伸手碰了一下勇利的後頸,像是要安慰他。


小主人的嘴碰了一下勇利的嘴,雖然沒有伸出舌頭,但那行為大概是在舔勇利吧?是不是代表小主人也喜歡勇利的意思呢?啊,我也想要。


 


「WOW,馬卡欽,你這麼熱情會嚇到勇利的啊,哈哈哈。」


「等、等等——維克托你不要光看著,啊、啊啊,眼鏡不行,我的臉溼答答、溼答答了——」


 


 


 


 


 


 


 


「吶、勇利,今天讓我一起睡嘛!」小主人今天和往常一樣,站在門外面像個小孩子那樣不斷敲門吵鬧,「勇利——為什麼讓馬卡欽進去卻不讓我進去啊?我也想和勇利一起睡啊。」


 


「不、不行,維克托不要這樣,我說了不行的吧!」


「勇利偏心,勇利比較喜歡馬卡欽。」


「唔,不要和馬卡欽計較啊。」


 


勇利在房內露出困擾的表情,而我早已經在床上等著他一起睡覺了,可是小主人一直在門外吵鬧讓勇利沒辦法睡,雖然覺得小主人很可憐,可是這也是沒辦法的,勇利要和我一起睡,這張床太小了,塞不下小主人,要是回俄羅斯的家就能夠大家一起睡了吧。


 


不過明明勇利也不討厭小主人的,因為我常常看見小主人去舔勇利的臉還有嘴巴,勇利也都接受了,偶爾心血來潮好像也會舔一下小主人,小主人就會露出非常陶醉的模樣,代表勇利也不討厭小主人才對,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只要每次小主人說要一起睡覺,勇利的臉就會變得像蘋果一樣紅,然後把小主人給擋在門外。


 


雖然沒有一起睡覺過,他們有時候會抱在一起,那個時候我總希望他們可以讓我加入,而不是沉浸在他們的倆人世界,不過他們還是常常會把我給忘記了,我想那或許是小主人表達愛意的方式吧,我可以暫時把小主人讓給勇利沒關係,因為我偶爾也會希望勇利只抱著我。


 


這個時候,勇利終於走回床邊,他帶著一臉鬆口氣的表情。


 


「維克托也真是的,老是做些強人所難的要求。」勇利側躺在床上,手摸著我的鼻子,「你的主人真的有時候拿他沒辦法呢,馬卡欽。」然後他抱住我,他的力氣比平常大了一些,好像在害怕什麼,我察覺到他的不安。


 


怎麼了?勇利,怎麼了嗎?


被小主人欺負了嗎?


為什麼要哭呢?


 


「我也不是討厭…只是,我們都是男的,萬一那麼做了之後維克托才說果然還是後悔,討厭男人的身體的話,我肯定會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與其如此不如維持現在的關係,維克托在身邊作為我的教練,就已經是我最大的幸福了。」


 


小主人不可能不喜歡勇利的啊。


所以勇利不要哭了。


 


「謝謝,馬卡欽,你在安慰我吧。」勇利恢復了笑臉,他將額頭底在我的額頭上,「你可以聽我說嗎?」


 


我在聽喔,勇利。


我會乖乖聽的。


 


「……我開始滑冰是因為維克托,大半的人生中都有著維克托的存在,他是我這個世界上最憧憬的選手,是我滑冰的目標……螢幕中的他就是我的神,是絕對不可能接近的存在,所以我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能夠像現在這樣,從沒想過有一天維克托會來到我的身邊。」


 


「維克托總是能夠讓我吃驚,第一次看見他的比賽的時候就一直都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他是那麼美麗而且閃閃發光的存在,絕對不可能是屬於我一個人的……那樣的人,就算說了『喜歡』,果然還是沒辦法相信……對維克托來說,僅僅認識幾個月的我,碰到關鍵時刻總是失敗的我,我實在沒有讓他一直對我說『喜歡』的自信……何況,這種關係肯定不會得到其他人的支持,全世界都不會支持的,若因為這樣而影響到維克托的選手生涯,我絕對不想要,所以……」


 


勇利,不要哭。


小主人很喜歡勇利喔,真的,真的,小主人最喜歡勇利了。


很久以前開始小主人就跟我說過勇利的事情。


 


「…馬卡欽,抱歉,對你說了些奇怪的話呢,雖然你聽不懂,不過說出來後感覺舒服多了。我這一季的目標已經決定了,為了證明維克托來到這裡所做的一切並非徒勞的,我會用滑冰來表現我所有的『愛』——但是,這關係在這個賽季後就要結束。」勇利一個人深深嘆息然後就這麼自我完結了,他笑著拉上棉被,將我用力抱著,「晚安。」


 


嗚嗚不行了。


 


我看著勇利閉上雙眼,舔掉他的淚水,心中開始有一點擔心起來,親愛小主人,不好好傳達是不行的,如果真的喜歡的話就要確實的告訴勇利,這樣勇利才會更有自信一點,因為勇利他根本不記得之前的事情啊,勇利根本沒有呼喚小主人,也就是說那都不過是小主人自作多情,小主人看起來是要再加油一下,不過這次我也會幫忙的,因為不想要再看到勇利難過的表情了。


 


然後過了一會兒,我也沒辦法抵抗勇利的溫暖,就這樣和勇利一起睡著。


 


勇利,就像小主人喜歡勇利一樣,我也很喜歡勇利喔,所以對自己更自信一點吧。


拚盡全力站在滑冰場上的你,肯定非常耀眼奪目。


 


 


 


 


 


來到日本後,小主人變得很喜歡舔人,不,應該說他很喜歡舔勇利。


額頭上、嘴上、臉頰上、脖子上、耳朵上還有手上,有時候出奇不意,有時候是經過勇利允許的,總之他們常常那麼做,例如在出外的時候、走在街頭的時候、睡覺前、剛起床時、午覺的時候、洗澡的時候、吃飯前、吃飯後、一起散步的時候、和我玩的時候、夜晚的時候、滑冰的時候。


 


「等等,維克托?」


 


那一天睡覺前我聽見勇利有點高昂的聲調從走廊傳來,我於是從勇利的床上跳下來往小主人的房間走去,我想要知道小主人做了什麼讓勇利發出不太開心的聲音,小主人應該是不會欺負勇利才對,應該,雖然有時候小主人會突然變得很壞心。


 


「噓,你看,馬卡欽都覺得奇怪了,不要發出太大的聲音啊。」


「就、就算你這麼說——」


 


「都是因為勇利很可愛的關係,所以想要這麼做啊。」


 


在那裡,我看到了靠在走廊上的勇利被小主人壓在牆邊,小主人又在舔他了,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小主人用舌頭輕輕舔過勇利的嘴巴時,勇利看上去好像有點難受,他紅潤的臉頰看起來比平常更害羞,像是忍耐著什麼。


 


然後他發出了緊繃的聲音,我聽得出來他覺得緊張害怕。


 


「啊…維克托……不要…嗯…」


「勇利,好可愛啊。」


 


小主人沒有離開勇利,反而伸手摸他,當小主人的手伸到勇利的屁股上頭時,勇利好像有點害怕,我感覺到他在顫抖,他在小主人懷中微微掙扎,臉比剛剛更紅了,但小主人還是繼續摸他,另外一隻手抓住勇利的手腕,那看上去有一點痛。


 


不行,小主人不行,不可以欺負勇利。


 


「啊,馬卡欽,為什麼咬我的褲子?」


「馬、馬卡欽,太好了。」


 


勇利好像很高興看到我,但小主人就一臉困惑,好像不知道為什麼我要拉他。


 


「馬卡欽,不要緊張喔,這是會讓勇利舒服的事情喔,哈哈,你真的很可愛呢,是在擔心勇利吧,沒事的沒事的,」小主人沒有鬆開勇利,只是笑著那樣說。


 


是這樣嗎?我看著他,小主人也溫柔的回望我,那雙藍色的眼眸非常坦率,所以我想他是說真的,於是我鬆開了小主人的褲管,我很聽話吧,坐在地上等他誇獎,而小主人也很滿意的對我笑。


 


「GOOD BOY,馬卡欽,不用擔心,勇利現在還只是害羞而已,這個是人們表達愛的方式,等等還會讓勇利更舒服的喔。」


 


「維、維克托,你在對馬卡欽亂說什——唔——」


 


小主人突然把勇利給一把拉進房間,覺得那行為有點粗暴的我想要跟著進房間,但這時候小主人卻悄悄把門給關起來,他的手指壓在唇上對著我笑,那時候的小主人看上去有一點點可怕。


我於是不敢隨便前進。


 


「馬卡欽,對不起,今天把勇利讓給我一天吧,今天馬卡欽先到勇利的床上睡好嗎?」小主人有點抱歉地看著我,勇利被小主人抱在懷中紅著一張臉,「明天會陪你玩的,補償你好吃的飯。」


 


既然小主人都這樣說了,那就沒辦法了。


如果是會讓勇利感覺舒服的事情就沒關係。


 


門慢慢關上,我聽見裏頭傳來勇利的聲音,果然還是很緊張,真的真的沒事嗎?


是不是不該相信小主人的話呢?因為小主人偶爾會說謊。


 


「維克托…嗯…不要……」


 


「都是因為勇利用那種眼神看我,明明一直拒絕我又這樣引誘我,害我忍耐不了,而且光是親吻就變成這樣了,這裡隔音不好呢,不要發出太大的聲音喔,不然到時候不只馬卡欽,要是連爸爸媽媽都聽到就不好了。」


 


「啊……維克托…拜託……」


 


可是等我發現時已經進不去房間,幫不了勇利的忙。


小主人那麼喜歡勇利,應該是不會欺負他的,而且小主人說沒事,應該就不會有事。


 


對不起喔,勇利。


 


我把前腳從門板前放下來,有點猶豫的在門口繞了幾圈後,想了想還是跑回勇利的房間在勇利的被窩中躺下來,這裡有勇利的味道,讓人安心又溫柔的氣味,還非常的溫暖,我想小主人肯定也是喜歡這個味道所以今天想要獨佔勇利吧。


 


真希望下次小主人可以讓我一起,因為我也想和小主人與勇利一起玩耍。


 


 


TBC


作者廢話:


 


我看到之前那篇關於馬卡欽的討論時,就覺得實在太萌了啊。


想著一定要來寫一篇馬卡欽視角的維勇,馬卡欽就是會不斷聽到他們兩個人的真心話,然後為他們有落差的愛情乾著急的人吧。


而且馬卡欽想保護勇利,但因為太喜歡主人,所以還會被維克托騙,這種橋段我也想寫哈哈哈,就生出這篇了,下篇應該會寫到勇利搬到俄羅斯去。



\落櫻散華抄重開/


新的可攻略女角23333

不過我愛的依舊是親愛的小悠理QQ

30石第一張梅林桑就來了QQ
好激動!!!
最近絕對是歐神附體了(上回是閃恩)
難道是年頭抽不到的非洲晦氣在年尾就轉化成歐氣嗎
感覺要畫圖拜祭一下

昨晚的好運氣www
看到閃恩夫妻檔出現突然有衝動投奔閃恩黨
綺禮你到底什麼時候會出角色QQ
p.s開始懷疑閃恩來我家是因為我沒伊凜(#

魯魯修生日快樂o(>﹏<)o
又一年畫賀圖了ww
這回決定私心把哥哥也畫進去!!(^(エ)^)

昨天心血來潮畫了男神和我推的cp(^ω^)
211萬歲\(^o^)/